清洁取暖,要暖身也要暖心(百姓关注)

文章正文
2021-04-02 01:13

  近年来,我国北方一些地区推进清洁取暖工作,以天然气、电等清洁能源替代散烧煤,减少取暖领域大气污染物排放。春节前后,记者走进河南、山西、山东等地农村,实地了解清洁取暖工作成效,听听群众还有什么新期盼。

  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区钜桥镇岗坡村村民韩同山说,“以前每逢入冬,家家户户就把煤炉搬到客厅,生火取暖。虽然能驱走寒气,但也导致煤灰堆积,煤烟飘散,又脏又麻烦。”2017年11月,岗坡村被列入鹤壁市清洁取暖试点村,有关部门给村民统一发放补贴,配置了热风机,以电代煤。现在,走进韩同山的家里,掀开门帘便觉得暖烘烘的,并且客厅亮堂又整洁,再也闻不到呛人的煤烟味。

  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某村村民高某介绍,以前,冬季清晨要到院子里添煤生火,会产生煤烟污染空气,院子里也会落满煤灰,到了下雪天,“白的盖不住黑的,脏得很”。最近几年,临汾市大力开展清洁取暖改造。“最大的改变是住得干净了。”

  家中暖起来了,空气好起来了,是广大群众使用清洁能源后的共同感受。但仍有一些群众还是不愿使用清洁能源,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花费较高。

  高某给记者算了笔账:“有个月比较冷,我把燃气锅炉温度设置为55摄氏度,让屋里气温维持在18摄氏度左右,一个月要花费1500多元。”山东某地的一位村民也说,冬天里,他们家每月烧煤取暖的花费为600元左右,但是换用天然气后,每月取暖加做饭的花费为1000元左右。

  记者采访了解到,一些地方已经通过补贴和优惠,减轻群众负担。在河南,农村清洁取暖用电执行电价补贴优惠政策,每个采暖季每户的电费平均可降低1072元左右。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龙居镇西张耿村村民杨文波说,当地对电锅炉改造的补贴力度较大,村民几乎不用花钱。

  群众清洁取暖的成本,还与清洁能源在不同地区的易获得性有关。为此,山东青岛市即墨区按照“宜电则电、宜气则气、宜煤则煤、宜热则热、宜生物质则生物质”的原则,循序渐进统筹推动清洁取暖改造。在气源充足、有条件的区域采用天然气取暖;燃气管网辐射不到、气源不足的区域,采取电代煤、生物质环保炉等多种方式取暖。2020年12月29日,国家能源局表示,着重推进各地因地制宜选择清洁取暖方式,合理降低清洁取暖成本,努力保障群众用得上、用得起、用得好。

  还有群众反映,影响清洁取暖成本的不仅有热源价格,还有房屋质量。农村房屋的保暖性大多不太好,用气、用电需要很长时间,室内才会暖和起来,花费自然就会多一些。对此,专业人士表示,农村房屋普遍为非节能建筑,采暖能耗要高于节能农房。目前,一些有条件的地方已经在推进农村房屋节能改造,采取外墙加装保温层、更换老旧门窗等措施。这项工作还需要持续下去。

  山西省能源局副局长王茂盛认为,推进清洁取暖,除了常态化科普宣传,还需要做大量工作。一方面,供电、天然气公司要继续加大相关基础设施的改造铺设力度,另一方面,有关部门要继续加大补贴优惠力度,减少群众取暖成本,从而让清洁取暖工作既暖身又暖心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1年03月15日 07 版)

(责编:孙红丽、初梓瑞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文章评论